美芳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过了一会美芳说:“王经理你都玩了我两次了,你就放了我吧。我保证不说,求求你了。”王经理说:“那怎么行呢,我还没玩够呢。美芳,我早就注意你了,你几乎是天天换丝袜,而且你的手臂上有被捆绑过的痕迹,快说你和谁玩性虐待。”美芳吃惊的看着王经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是我的老乡,她是女的。”美芳编了一个谎话,没想到引起了王经理的兴趣,“你是女同性恋,快自慰一个给我看看。”“我还被你绑着呢,你快给我松开,我的胳膊都快要折了。”王经理把一个项圈戴在了美芳的脖子上,他把项圈的绳子套在手腕上,“美芳,我给你松绑可以,你可不能跑和大叫,要不我再给你捆上。”美芳答应着,王经理给美芳松绑了。美芳双手抚摸着被捆麻了的手臂,“美芳快给我摸一个看看。”王经理催促道,美芳只好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抠着自己的阴道,她的嘴里还发出了淫荡的叫声。王经理一边看着美芳表演,一边手淫起来,他被美芳刺激的不行了,他就一把抓住美芳的小手,让她握住勃起的阴茎,一边抠自己的阴道,一边帮他手淫。美芳手里撸着王经理的阴茎,她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她想要给王经理玩虚脱了,她好乘机逃走。对,就这么办。美芳想到这里,就不顾一切地撸着王经理的阴茎,把王经理美得直哼哼,美芳一手握紧王经理的阴茎,另一只手快速地撸着王经理的龟头,不一会王经理的龟头被美芳撸得通红了,美芳一见知道他快要射精了,就加快了摩擦王经理的龟头,“美芳,小骚货,你太可人了,老子太爽了。”美芳也不理会王经理的淫叫,她只是快速地撸着王经理充血的龟头,不一会王经理大叫一声,他抽动着阴茎射精了。“王经理舒服吧。”“舒服,舒服,美芳你真是个小骚货。”“王经理我还会脚交,你要不要再试一试呀?”“好呀,美芳你个小骚货。原来你天天穿着丝袜,是给男人做脚交呀。老子也要尝试尝试。”王经理说着就抱起美芳的丝袜脚,他把疲软的阴茎夹在了美芳的丝袜脚间,美芳用丝袜脚搓弄着王经理的阴茎,王经理抚摸着美芳的丝袜腿,在美芳灵巧的丝袜脚,不停地搓弄下,王经理已经疲软的阴茎,慢慢地勃起了。美芳穿着黑色长筒丝袜的小脚,紧紧地夹住王经理的阴茎,它们一上一下地撸动着他的阴茎,美芳的两只丝袜脚,就像她的两只小手一样灵活,它们灵活地撸动着、磨蹭着、搓弄着、王经理的阴茎,王经理躺倒在床上,享受着幸福的时刻,十几分钟后王经理又射精了。“美芳,小骚货,你给老子弄得太舒服了。老子要休息会了,在休息之前还要把你绑起来,省得你给老子找麻烦。”美芳听了不由得心里大骂,这个老狐狸真狡猾,她想反抗可又一想,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再说越反抗他会越绑紧自己,到时候自己挣脱绑绳就会越困难,不如就顺从他可能还有机会。想到这里美芳乖乖地反剪双手,任凭王经理捆绑自己,王经理见美芳很是听话,就只是把她的双手紧紧地反绑起来,既没有捆绑美芳的身体,也没有捆绑美芳的双腿。王经理把美芳捆绑好之后,就躺倒在床上要睡觉。美芳反绑着双手,凑在王经理身旁,她看了一眼王经理那短小的阴茎一阵恶心,没有办法美芳只好一闭眼,一口叼住王经理的阴茎吸允起来,美芳灵巧地小舌头,舔着王经理的马眼和冠状沟,不一会王经理的阴茎再次勃起了,王经理一骨碌身子爬起来,“小骚货,你真是淫荡呀,看老子怎么弄你。”说着王经理抱住美芳的头,把勃起的阴茎在美芳的嘴里抽插起来。反绑着的美芳,被王经理插得嘴里直干呕,她强忍着难受给王经理做着口交,十分钟后王经理在美芳的嘴里射精了。王经理再也没有体力了,他躺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美芳也是伏在床上很久,她大口地吐出了王经理的精液。美芳歇了一会就使劲地,扭动被反绑的手臂,她来回地挣扎着好半天,反绑她双手的绳子才有所松动,她又扭动了好一会,才把反绑她双手的绳子挣开。美芳累得在一旁喘息着,她四下里张望着,美芳来到衣柜跟前,她轻轻地打开了衣柜,从柜子的抽屉里找出了一把剪刀,美芳拿起了剪刀来到了王经理跟前,她抓起了王经理短小的阴茎,用剪刀对准王经理的阴茎,狠狠地铰了下去。只听得王经理一声惨叫,他阴茎的龟头被美芳剪下来一大半,王经理惨叫一声痛的昏了过去,美芳借此机会逃出了王经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