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如燕进屋一看,美芳正在用套着丝袜的大淫具,使劲地捅着秀清的阴道。再看秀清已经被美芳玩得呈半昏迷状态了。如燕赶忙夺下了,美芳手里的大淫具。她连忙给秀清松绑,并从秀清的嘴里拿出了堵嘴的丝袜。美芳也凑过来给秀清喂水。“三妹,你是不是报复你二姐呀,看你把她玩得都快昏过去了。”“大姐,你可冤枉我了。是二姐她要求我这样玩的,不信你问一问二姐。”这时秀清悠悠地醒过来。“大姐,不怪三妹,是我要求她这样做的。”“好了,你们别再疯了,赶紧休息明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大姐,明天晚上还能玩吗?”“三妹,你要疯呀。还玩不够咋地,一周一次听明白了吗。”如燕厉声说道。吓得美芳吐了吐舌头。一夜无言到了转天,如燕和秀清去了市场,我骑着电动车驮着美芳去上班。美芳依旧把自己的小胸脯,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双手环抱着我的腰。“哥哥,你今天下几点呀?”美芳问着我“今天单位没啥事,我中午就回家,下午好给大姐她们做饭呢”一会就到了美芳的单位。美芳下了车高高兴兴的进了单位。我骑车来到了单位,在办公室呆了一上午,中午下班铃声一响,我就骑着车子回到了家。我把车子放好刚要买菜去,这时屋门开了。美芳拎着一大堆菜走了进来。“哥哥,菜我买回来了,你看一看还行吧。”“美芳,你怎么没有上班呢?”“哥哥,一个同事她明天家里有事,和我换了班,我明天上一天。哥哥,我们洗菜吧。”说着美芳把围裙围在我的腰间。她把菜盆递给我让我洗菜,她去换一下衣服。我打开了水龙头,仔细地洗着蔬菜。这时美芳走了进来,只见她身穿着一套黑色女仆装,头上的女仆帽还带着蕾丝花边,有一条白色的蕾丝花围裙系着腰间,她的脚上穿着一双黑色浅口皮鞋,腿上是一双白色的戴蕾丝花边的长筒丝袜。美芳把自己打扮成日本小女仆的样子。我的阴茎瞬间勃起了,它直立着顶起了裤裆。美芳走到我的身后,她解下了我的围裙,用围裙擦抹着我的双手,她把身子紧贴在我的背后,我的身后传来了阵阵的香气。美芳把我拉到了客厅,她把我按在沙发里,她跪在我的面前,双手打开了我的裤子,她掏出了我的阴茎,用小手剥开了包皮,露出了我的大龟头,她仔细地清理着我龟头上的阴毛,然后美芳把我的大龟头,放进她的嘴里吸允起来。这期间我们彼此没有说一句话。在她的不停地吸允和舔舐下,我的阴茎坚硬无比,而且涨得粗大起来。我抓住美芳的手臂反剪到她的身后,“哥哥,袜绳就在我的围裙口袋里。”美芳提醒着我。我从她的身上找到了袜绳,将她紧紧地反绑了起来。然后我抱起反绑着双手的美芳,拨开她的内裤,我挺起坚硬无比的阴茎,戴上了安全套,对准她的阴部,狠狠地奸了进去。我坐在沙发里,双手抱着美芳,在我的阴茎上,一上一下地套弄着。美芳的嘴里愉快地呻吟着,我双手抱着丝袜小美人,一上一下地奸着她。玩了有五六分钟,我觉得不过瘾,我抱着美芳站了起来,还是这样一上一下地奸着她。我又插了数十下,我感到有些累了。我这次把美芳放在沙发里,让她的脸朝下,她的屁股和丝袜腿担在沙发扶手上。我又在坚硬的阴茎上套了一双肉色短袜,然后再套上安全套,当我再次插进美芳的身体时,美芳有些受不了了,她强忍着没有大声呻吟。我一边奸淫着美芳的身体,一边抚摸着她腿上的白色丝袜。这是一双白色的天鹅绒薄弹袜,摸在手里感觉柔柔的。丝袜的感觉刺激了我的神经,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美芳被我奸得拼命扭动被绑的双手。我伸手抓住了反绑她双手的丝袜,我又在反绑她双手的丝袜上打了两个结,这样一来她就更挣不脱反绑她双手的丝袜了。我越来越兴奋,我使劲地奸着她的身体,我粗大的阴茎深深地插进她的身体内部,仿佛要把她的身体刺穿一样。美芳也被我得奸大叫大嚷起来,我赶忙用丝袜堵住她的嘴,我继续奸淫着美芳的身体。大约有二十几分钟之后,美芳被我玩弄的昏了过去,我赶忙掏出她嘴里的丝袜,双手不停地揉搓她小巧的胸部,我吻在她的嘴上,嘴对着嘴做人工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