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001章追杀淫魔

  在崎岖的山路上,刚刚破了一个处子之身的逍遥飞快的朝前飞奔着,那速度快逾闪电,脚尖在地上或者是小石块上轻轻一点,那身体就如同出弦的箭一般快速的朝前射了出去,等他下落的时候已在几十米开外,就在这道黑色人影的后面紧紧跟随着一青一白两道身影,那速度丝毫不弱于那道黑色人影。

  在前面跑的那黑色衣人约四十来岁,中等身材,其貌不扬,但是眼睛里射出来的那股慑人心魄的眼神让人完全可以忽略他的容貌,这是一个不平凡的男子,的确,此人名叫任逍遥,是花丛派第十七代的掌门人,曾以一己之力打败黑白两道十八名高手而闻名整个武林,是江湖上公认的高手。

  可惜此时的高手再也没有高手样,竟然被两个小辈追的满地跑,不过这两个小辈也是大有来头的人物,身穿青色长衫的少年名叫杜飞,长的很是耐看,只是眉宇之间露出的傲气让人有些受不了,他是武林中备受推崇的杜府大少爷,这个杜飞的爷爷曾是皇帝身边的侍卫统领,武功卓绝,曾数次救皇帝于危难之中,甚得皇帝的喜爱,在他高老还乡之时,皇帝为了表达对这位侍卫统领的恩宠,亲自题写了一块金牌,上书:“天下第一侍卫”由此可见皇帝对这位侍卫统领的宠爱。

  那位侍卫统回到老家之后就利用皇帝赏赐给自己的金钱兴建了杜府,有了皇帝的亲笔招牌,地方官对杜家的人都是毕恭毕敬、有求必应的,加上这侍卫统领除了武功卓越深得皇恩之外,他对武林同道也是以德服人,谁要是有什么难处的,只要说一声,杜府马上就会伸出援助之手,要钱给钱,要力给力,这样,杜府当然也赢得了江湖人士的尊敬,杜府也俨然有了天下第一府之称,杜飞年纪虽小,却也深得家传武功的真传,号称年青一代的绝顶高手。

  那穿白色衣服的是一位绝代佳人,她的名字叫做廖冰雨,弯弯的眉毛,柳月般的眼睛,娇俏的鼻梁,红润的小嘴,配上那一席白衣,就犹如九天的仙女一般,她的来头更是不小,是天下最神秘的天山玉女派的玉女,天山玉女派具体位置在拿不知,武功名堂也不知,江湖中人只知道天山玉女派比花丛派还要神秘,门徒全是女性,各个武功卓绝,一般不过很少问江湖中的事。

  这杜家跟天山玉女派有那么一点渊源,杜飞更是在一次自己爷爷与天山玉女派的交流中看上了这个廖冰雨,从此惊为天人,总有事没事的想着各个借口往天上玉女派跑,虽然天山玉女派担心由于杜飞的关系让本派暴露在世人的面前,可是碍于老友的面子,她们又不能说些什么,每次都让廖冰雨出面接待,地点只能在天山玉女派的山前,而不能进入天山玉女派的核心地带,不过只要能够见到廖冰雨,杜飞才不在乎在什么地方呢。

  可是无论杜飞怎么绞尽脑汁的去讨美女的开心,廖冰雨对他都是不冷不热的,两人的关系只保持在同道朋友的份上,连好友都称不上。

  这让杜飞的心里接受不了,想自己好歹都是杜府的大少爷,想要嫁入杜府成为杜家夫人成为凤凰的女孩多了去了,只要自己亮出杜府少爷的身份,女的总是想方设法的送上门来,唯独这廖冰雨对他的身份以及杜府的一切都感觉平平,正应了那句老话,吃不到的普通永远是最甜的,廖冰雨越是对杜飞这样,在杜飞的心里就约把她当成仙女,心里暗自盘算着要不惜一切的把这美女搞到手。

  在杜飞的心里,有可能是廖冰雨还没有了解到自己真正的实力才对自己那样冷淡,哪个美女不爱英雄,于是他就怂恿自己的爷爷致函给天山玉女派要求她们派人一起去铲除花丛派的淫魔,碍于面子,天山玉女派就派出了廖冰雨参与这个行动。

  这一路上,杜飞对廖冰雨可谓是关怀备至,可惜佳人不怎么领情,总是在不停的询问着花丛派的人在哪,心里总想着快点完成自己的任务好回天山玉女派,可是这个借口都是自己杜撰的,杜飞哪里知道去什么地方找花丛派的人,正在杜飞无计可施的时候,他听说一妓院的姑娘全被一猛男给包了下来,根据这些寻花问柳客的描述,杜飞猜出对方肯定是花丛派的人。

  可是当杜飞看到这人竟然是花丛派的掌门人任逍遥时,他也想着要放弃,当年任逍遥打败的十八大高手中,其中一个就有他的爷爷,可是在佳人面前,他又不能退缩,心里的小算盘又盘算开了,如果能够除去任逍遥,那杜飞这个名字将成为武林中最响亮的名字,也有可能因此而获得廖冰雨的青睐,所以他决定孤注一掷。

  就在任逍遥影不断的提气跳跃的时候,他忽然来了一个急刹车,出现在他面前的不再是路,而是万丈悬崖,白云在悬崖的中部飘,从上面根本就看不到底,从这里跳下去的话,即使有轻功的绝顶,恐怕也要落的个摔成一堆肉泥的下场。

  就在这任逍遥转身想要从另外一个方向突围的时候,身后的那两道人影已经迅速的将去路堵住了。

  “你们用卑鄙的手段买通那妓女伤害我,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用的手段吗?”

  任逍遥声音沙哑的说道,由于长途奔波,他腹部的那一道伤痕还在不停的流着血。

  “你个淫贼,如果不是你贪图美色,你怎么会那么轻易的中招,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虽然是在愤怒之中,说的话也是振振有词,但是美女就是美女,这天籁一般的声音听在人的耳朵里就是舒服,当初在得知杜飞想到要买通妓女在任逍遥努力干活的时候偷袭他的计条,廖冰雨在心里也不是很赞同,但是一听对方是花丛派淫魔的头领,除掉他可以给许多无辜的女性报仇,她也就同意了这个有点卑鄙的办法。

  “贤妹,别跟这个大淫魔罗嗦,我们杀了他,这个任逍遥可是害了不少的姑娘,今天我们就要除掉这个武林败类,为天下的女性除害。”

  杜飞可没那么好的脾气,话一说完就提剑杀了上来。

  正文第002章破碎虚空

  这时,任逍遥在心里是暗暗叫苦,那妓女刺的那一刀含有剧毒,这一路狂奔过来,任逍遥凭借自己体内强大的真气在驱毒疗伤,这眼看着毒已经驱的差不多了,可偏偏遇到一个悬崖,而且眼前这两个年轻人竟然连话都懒得说就直接动手了。

  见杜飞已经动了手,身边的廖冰雨自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在两大年轻高手的夹击下,任逍遥是有苦自知。

  任逍遥勉强的催动体内已经不多的真气迎战的后果是:还没有排出体外的毒素又随着血液慢慢的朝心脏流去,随着这血液的流动,度逍遥感觉自己的身体正慢慢的失去知觉,真是功亏一篑啊,在刚才逼迫毒素的时候已经耗费了任逍遥太多的真气,现在连口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真是亏大了。早知道对方只是两个年轻的娃子,当初在妓院的时候就该拼尽全力杀掉他们,那或许还有逃生的机会,现在情况可真的不秒了。

  在这对年轻人高手的夹击下,任逍遥很快就险象环生,身上还中了两剑,动作也是越来越迟缓。

  时间越久,任逍遥就越感觉吃力,杜飞跟廖冰雨本身的实力都不弱,换做平时想要解决他们也不是三拳两脚的事情,何况现在既中毒又损耗了大量的真气,两个年轻人又是不停的跟任逍遥游斗着,很快,他的身上就添加了不少的伤口。

  “天啊,难道我任逍遥今天就该命丧于此吗?我不甘心啊。”

  一个声音在那任逍遥的心里狂叫着,可是愤怒归愤怒,但是对手是杜飞跟廖冰雨,在两个年轻高手的围攻下,任逍遥使尽了浑身解数就是无法冲出他们的包围圈。

  “淫魔,你的死期到了。”

  杜飞忽然一声狂喊,手上剑花一抖,手中的剑就如同毒蛇吐蕊一般快速的从身后朝任逍遥刺去,正在跟廖冰雨斗的难解难分的任逍遥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就在那剑就要刺中身体的时候一个转身就想闪到那年轻人的身后去,可惜他体内的真气不足,闪到一半的时候身体忽然一停滞,杜飞一见这个情况,脸上一喜,真气一吐,剑在途中又加快了三分,‘噗哧’一声,那剑刚刚从任逍遥的腹下穿过,划开一道很大的口子,这一下足够任逍遥受的了。

  同时,趁此良机,廖冰雨一掌打在任逍遥的胸口,任逍遥的嘴里顿时激起了一阵血雨,这两下要了任逍遥的半条命。

  “等等,我有话说。”

  就在那对青年男女想要继续攻击的时候,任逍遥忽然大喊了一声。

  “有什么话到地狱去说吧。”

  杜飞可没那么好的脾气,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致任逍遥于死地,因为他的心里非常的清楚,如果今天任逍遥不死的话,那么杜府以后可就永无宁日了。

  杜飞举剑就想刺,却被廖冰雨给拦住了:“杜兄,我们是名门正派,如果对方不是任逍遥,我们对他使用那种下三烂的手段已属不该,现在就让这淫魔把遗言交代完好了。”

  见廖冰雨都这样说了,杜飞这才愤愤的罢手,不过他的全身精神都集中在任逍遥的身上,只要发现对方有在暗中运气疗伤的迹象,他就会对其发动最为猛烈的攻击。

  “哈哈,淫魔,淫魔啊,师傅,您老人家在天之灵听到他们口口声声的在叫我们什么吗?淫魔啊,这么些年了,祖师爷创建的帮派还是不能被世俗所接受啊,我一不逼良为娼,二没有奸淫良家妇女,我就被他们冠上了淫魔这个恶名,我冤啊。”

  任逍遥在得到了允许分辨的机会后却没有分辨,反而在那里大喊大叫起来,样子就疯子一般。

  “淫魔,你去死吧。”

  杜飞见任逍遥在狂笑期间有吐纳真气的迹象,真气一吐,人剑合一,杜家剑法最厉害的杀招出手了。

  “就凭你,如果换做是你爷爷使这招‘抽刀断水’我会有所顾忌,可是你连他十成功夫里的两层都没学会,杜府也该完了。”

  面对着杜飞那严厉的剑法,任逍遥的眼中一片讥讽的颜色,眼看着那剑就要及身了,任逍遥身体一转,双掌一推,凭借着庞大无匹的真气一举将杜飞打飞了出去。

  整个过程就犹如闪电一般快捷,等廖冰雨反应过来的时候,杜飞的身体已经在了十米开外。

  “淫魔。”

  廖冰雨大喊了一声,挥剑朝任逍遥攻了过去,可是此时的任逍遥就仿佛没有看到这把剑一般,他只是闭上眼睛盘身坐在地上。

  “只要我的意识还存在,就没有人能够灭掉花丛派,没有人。”

  任逍遥的嘴上轻轻的念叨着这句话,早在他用全部真气击飞杜飞的时候,他就已经下定了这个决心。

  就在廖冰雨的剑要刺中任逍遥躯体的时候,忽然天色大变,在任逍遥的前面出现了一个一米多高的黑色空间。

  “啊,破碎虚空。”

  廖冰雨的脸色大变,她早就听师门的长辈们说过花丛派有这样的一门绝技,可是她听说发动这个绝技的时候需要一定的时间准备,只要在他们发动破碎虚空的时候杀掉花丛派的人,这人就算完了,可是没有想到任逍遥的速度竟然会如此之快,快的只要把身体坐在地上就能够发动起来,廖冰雨从长辈那里得到的情报是不假,可是非常不巧的就是这门绝技也是任逍遥刚刚改进过的,速度非常之快。

  廖冰雨的心里非常的清楚,如果没在任逍遥的意识钻进那个黑色空间之前将他杀死的话,那么下一个的任逍遥也将在不久的将来出现,想到这里廖冰雨催动着真气加快速度朝任逍遥的身上刺去,可惜剑到一半的时候,上面的真气就全被那个空间给吸走了。

  “姑娘,我不是一个淫魔。”

  任逍遥冲身边这美女淡淡一笑,然后就如同老僧入定了一般再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他身边的廖冰雨还是看到了有一团黄色的光芒钻入了那个黑色空间里。

  此时,廖冰雨的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只知道,任逍遥的意识已经跑了,不久的将来又会有一个新的任逍遥出现,下意识的廖冰雨也朝那个黑色的空间扑了进去,随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那黑色空间里,那黑色空间也慢慢的消散了。

  “不,贤妹。”

  这一切都被杜飞看在眼里,他疯子一般的朝刚刚还是黑色空间的地方跑去,可是除了那端坐在地上已经毫无声息的任逍遥外,哪里还有半点佳人的身影。

  “花丛派,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杜飞狂叫一声之后就晕倒在了地上。

  正文第003章倒霉学生

  H市是东部沿海经济非常发达的城市,育英大学就位于H市的东郊,名字起的虽然响亮,可学校却是一所三流的大学,许多来这里上过学的学生总会有这样的感慨:妈的,这学校的名字起的就是有水平,至少值个几百万,当初我就是冲这样一个不错的名字来的,可这学校也太他妈的名实不符了。

  许旭,一个平凡的男生,身高平凡,长相平凡,家世平凡,学习成绩也平凡,这样的人走在大街上一抓就是一大把,他是育英大学管理系大二学生,念的是工商管理专业,出去之后当一个白领,这是他当初选择这个专业最崇高的目标。

  “当、当、当。”

  放学的钟声准时的响了起来,讲台上的老教授也结束了他那繁琐且冗长的课程,在同学们的相互招呼下,睡了大半天的睡神们也都伸伸懒腰准备吃晚饭,上课时间把觉睡够了,晚上才有精力去过丰富的夜生活。

  许旭也不例外,听这个老教授讲课就仿佛是在听天书一般,即使心里想听也听不了三分钟就要去跟周公下棋去了。

  “许旭。”

  就在许旭的脚要迈出教室门口的时候,后面有一声甜甜的声音叫住了他。

  “小绵羊。”

  许旭回头一看这声音的主人,心忍不住猛跳了几下,叫他的竟然是全班以温柔出名的小绵羊,乌黑的头发柔和的披在肩膀上,眉如春山,唇红齿白,薄施粉黛的脸显得非常的清纯,这可是全班许多男生做梦都会想到的美女啊,不知道她今天怎么会找上自己呢。

  “许旭,你今天有空没。”

  小绵羊声音柔和的说道。

  “有、我有啊。”

  许旭看到外面的天有点黑了下来,这个时候小绵羊找自己肯定要先吃个饭,然后漫长的晚上总要搞点节目吧,一回生,二回熟,有了第一次那以后就好办了,想到这里,许旭的眼睛开始冒光了,难道这是上天可怜自己20年来都没有交过女朋友,这次给自己送来了。

  “那我们去学校的小湖边吧。”

  “去小湖边干嘛,这天都黑了,不如我先请你吃点东西吧。”

  “人家想先去小湖边嘛。”

  美女一撒娇,许旭感觉自己的骨头都酸了。

  “好,既然你喜欢,那我们就去小湖边吧。”

  一路上,由于有了小绵羊温柔的在身边,许旭感觉自己已经成了男人嫉妒的焦点,这种感觉还真是爽啊。

  “小绵羊,你找我做什么呢?”

  到了小湖边之后,许旭骚包无比的说道。

  “许旭,我知道你人很好的,从大一开始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你有一种许多男生都不具备的魅力。”

  “真的吗?我本来就是一个好人。”

  此时的许旭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他只知道小绵羊在夸自己,那是第一次有女孩当着自己的面夸自己。

  “我想请你帮我做件事。”

  小绵羊轻声的说道,那声音简直就可以迷死所有的雄性动物。

  “什么事你说,上刀山下油锅我绝不含糊。”

  “许旭,你人真好。”

  小绵羊马上就一顶高帽拍了下来。

  “没什么,你到底想要我帮你做什么呢?”

  “是这样的,刚才下课的时候我路过这里,一不小心把随身携带的钥匙给掉进去了,你能帮我模回来吗?”

  “这个?”

  此时的许旭有一些失落,原来小绵羊找自己并不想跟自己发展超友谊的关系,她只不过想要拉自己当苦力而已,只是这小湖里的水也实在是脏了点,所以他迟疑着久久没有答应小绵羊的请求。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小绵羊,这水也太脏了,什么钥匙那么重要啊,不如从新配一把得了。”

  “就是因为这水脏我才找你的,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你的与众不同啊,如果你帮我把钥匙打上来的话,我对你的印象肯定会更深刻的。”

  一听这样的话,许旭那失落的心又重新灌满了希望,此时的许旭绝对是精虫上脑智商已经降低到零的雄性动物,他一拍自己的胸膛:“放心,我一定帮你把它给捞上来。”

  快速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裤之后,许旭还特地在小绵羊的身前展露了一下自己的身材,虽然自己的体育成绩不怎么样,但是每天坚持半个小时的体育运动让他的身材变得匀称无比,多少还是有吸引女性的资本的。

  看到小绵羊在那里装作害羞的样子低着头却又不停的偷瞄自己的身材,许旭忍不住的又多摆出了几个健美POSS。

  “喂,你快下去帮我捞啊。”

  小绵羊好久才反应过来还有正事要他干呢。

  “哦,好。”

  许旭兴奋的回答道。

  为美女效劳,那是男人义不容辞的事,此时的许旭就是有这种心里,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湖水也太脏了点,摸着摸着还能摸出块鸡骨头出来。

  “这哪有啊,我都摸遍了,你该不会是记错位置了吧。”

  摸了好久还是一无所获,此时的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许旭忍不住冲站在岸上的小绵羊追问起来。

  可是岸边竟然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定眼一看,岸上哪里还有小绵羊的半点影子,更可怕的就是自己的那身衣裤也不见了。

  “小绵羊,你在哪里,快点出来啊。”

  一着急许旭就大声的喊了起来。

  “来了。”

  小绵羊那甜美的声音让林睿的精神一振,看来小绵羊真的是在意自己的。

  可是许旭在心里还没有乐上三秒钟,他就恨不得自己可以变成一条鱼悄无声息的游走算了,小绵羊是回来了,可是跟在她身边的还有一大群人,都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许旭,你在这水里做什么,当乌龟啊。”

  全班最凶狠的吕蒙笑嘻嘻的说道。

  “好了,许旭已经被我骗下了水,输了的给钱。”

  小绵羊冲身边的一群同学喊道,然后那些人你五十我二十的把钱交在了小绵羊的手里。

  “许旭,你他妈的也太差劲了吧,连小绵羊这样笨拙的演技也能骗到你,害我损失了一天的生活费。”

  “你小子不会是发春了吧,被小绵羊骗倒的,你是第一个。”

  此时的许旭明白,自己是被小绵羊给算计了。

  “小绵羊,我的衣服呢?”

  许旭在下面喊道。

  “哦,你的衣服我已经帮你送回宿舍了,我对你够可以了吧。”

  小绵羊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他妈的阴我。”

  “老娘我就是阴你怎么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同学们,今天我大赚了一笔,我请你们吃饭啊。”

  小绵羊大声的招呼一声,那些同学们呼啦一下全走光了,可怜的许旭被一个人泡在又冷又脏的湖水里。

  正文第004章穿条内裤狂奔

  “妈的,死小绵羊,下次要是落在我手里的话,我一定要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虽然这个时候还是初秋,但是泡久了的湖水还是有那么一点凉意,加上湖中还有一股臭味在,泡在里面是什么滋味不用想都知道。

  骂归骂,可是总要想办法先回宿舍再说吧,此时的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可是路上的学生反而增多了,那些吃过饭之后无所事事的青年男女总要走出来溜达溜达的。

  这个小湖原来是情侣约会最理想的场所,可自从湖水变臭了之后就罕有人至,这不知道是许旭的幸运还是不幸,如果有人来了看到这样一个大傻B在水里,心肠好的或许会给他件衣服穿,至少会帮他通知一下让宿舍的人把衣服给送过来,可要是有恶作剧倾向的人遇到了呢,那会打电话把H市的各大媒体都叫过来,那时候许旭走在大街上怕是要跟明星一样的乔装打扮才行。

  “靠,拼了。”

  呆在水里越久,许旭感觉自己的身体约冷,他在心里大喊了一声之后,迅速的从湖水中爬了出来,光着脚朝自己的宿舍快速跑去。

  由于没有穿衣服,许旭尽量选一些阴暗的角落、花丛堆这样的地方作为回宿舍的路线,见周围没什么人注意,迅速的出动,一口气跑到下一个隐身点,速度非常的快。

  “啊。”

  在一个花丛后面,许旭的忽然到来破坏了一对野鸳鸯的好戏,那女吓得大叫了起来。

  “靠,喊什么喊,小心我把你拖到后山强奸了。”

  许旭说完这话的时候,人已到了几米开外,等身边那男人反应过来自己的女人被一个暴露狂给侮辱了,站起来想要找他算帐的时候,许旭人早已经躲进了下一个花丛里。

  在离自己宿舍楼还有二十米距离的时候,许旭‘甜蜜’的半裸跑旅程算是结束了,从他藏身的这颗大树到宿舍楼门口还有一个宽约十多米的小篮球场,这中间毫无遮掩,此时的篮球场正灯火通明的正聚集着一大群人在那里打球,旁边还有不少观战的小MM。

  平息了自己的气息之后,许旭一咬牙快速的朝宿舍冲去。

  “啊,裸奔啊。”

  这个时候,有球场边四下观看帅哥的女生发现了许旭的身影并大声的叫喊了起来,无奈许旭的速度实在是快了点,就十来米的距离放在许旭的身上也不过四、五秒的时间,等这女孩看清目标到惊叫出来许旭的人已经离宿舍楼只有几米之遥了。

  拼着最后一口气,许旭冲进了自己宿舍楼的大门,这个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在男生宿舍里只穿条内裤这样的场景还是随处可见的。

  那些看到许旭壮举的男生在心里忍不住赞了一声:“牛X。”

  “叶小南,开门啊。”

  许旭跑到自己宿舍的门上用力的敲着门,他知道此时的宿舍也只有叶小南这个书呆子还会在那里看小说。

  “许旭,你这家伙跑哪去了,晚上怎么会是小绵羊把你的衣服送回来的,你们俩不会有一腿了吧。”

  叶小南在那里一边询问一边打开了房门,顿时一阵臭味传了进来。

  许旭没待叶小南把们全部打开就闪了进来,几乎没有任何的停留就冲进了旁边的浴室。

  “你干什么去了,不会是给小绵羊她们通厕所去了吧。”

  叶小南一见许旭的情况,马上又给他YY出了一个可能。

  “妈的,今天倒霉透了,以后我恐怕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许旭一边在里面洗澡一边将今天小绵羊如何耍自己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叶小南是他一个不错的朋友,两人之间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即使不把这丢人的事告诉他,明天在教室里肯定会被那些同学取笑的,这次算是倒霉到家了。

  “哈哈。”

  许旭的话刚说完,他就听到了叶小南在外面肆无忌惮的狂笑声,接着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估计是一不小心笑倒在地上了吧。

  在用掉半瓶沐浴露之后,许旭这才感觉身上的臭味好了点,至少别人不趴在自己的皮肤上是闻不到有什么异味了。

  “妈的,别看小绵羊平日里那么温柔,使起阴谋来还不比任何人差。”

  “哈哈,下午上课的时候我看到小绵羊在不停的给别人传字条我就猜到她肯定有什么阴谋,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找到你头上来了。”

  听到叶小南的话,许旭彻底无语的看着这个室友,这样的事也不提醒自己当心点,可是上课的时候他睡的比谁都死。

  “哦,对了,刚才你的电话响了。”

  听到叶小南的话后,许旭从裤子口袋里翻出他那砖头块一样的手机翻看起来,上面显示的号码是H市的,但是自己并不认识。

  “哎,算了,不知道是谁。”

  许旭又把电话放了回去。

  “别啊,打过去问问,说不定是小绵羊想要跟你道歉呢。”

  听到叶小南这样一说,许旭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

  “喂,你好,我是XX医院。”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虽然是女的,可惜却不是小绵羊的声音,听对话的内容对方还是医院里的人。

  许旭没有回答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脸上满是狐疑的神色:“莫名其妙的竟然会有医院给我打电话。”

  “不会是医院的护士MM在值班的时候寂寞了乱打的吧,那你小子就走桃花运了。”

  叶小南是YY小说看多了,这样的问题都能被他想到,不服不行。

  “铃铃铃铃。”

  许旭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还是刚才那个电话。

  “喂,我是育英大学的大学生,身体壮的很,你打错电话了。”

  许旭大声的吼叫着,他将今天下午所受到的冤气全都吼了出来。

  电话那头显然没有料到这人的火气会这么打,好一会她才开口说道:“请问你是许旭吗?”

  “是我。”

  “请你稍等一下。”

  许旭听到那护士把电话放在桌子上之后就走了出去,过了一会,他就听到一个脚步声快速的跑了过来,然后接起了电话。

  “许旭,我是你三婶啊。”

  电话那头传来许旭熟悉的声音,三婶一家是许旭在H市唯一的亲人,听她的口气好像非常的着急,许旭忍不住揪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