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去年的今天,我约两个表妹去「风」OK厅唱歌。 在OK厅里,我听到我的两个表妹对我说, 她们在去广洲渡五一大假时见到 了小M。 我忙问她们是在哪里见过的,知不知道她现在在广洲干什么 我小表妹说, 她们是在一家名叫「飘」的歌舞厅见到小M的 她在那里坐台。 她们还见到她当晚就跟着两个男人出台去了。 一路上他们把她夹在中间,两个人 的手都在她的屁股, 胸脯上摸来捏去的而她当时还对着他们浪笑粉拳, 打情麻 俏着好像一点都不难堪。 小M是我的高中同学,她那时是我们学校的校花, 高傲的公主。 她也是一个 无情无意,虚荣极重的女孩。 我追她可算是吃尽了苦头。 最后,当她把我玩弄够后,还是把我当破鞋一样 扔了。 我的两个表妹起身唱歌去了,我独自一人坐着, 喝了两口酒思绪又回到了 从前与小M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开学地一天, 小M穿着一条石榴色的连衣裙来报名的。 人长得很漂亮,身材 很标准,身体比其她的女同学发育得完善, 提前。 但眼神里淹不住一股风骚劲, 骨子里透露出去不掉的淫荡味。 第二天上起学来时,得重新排座味。 因为我是生活委员,排坐次得由我安排, 于是她又成了我的同桌。 她学习不错,但组织能力很好,班上投票选举班长时, 她就以全票当上了班 长。 至此,她又成了我的同桌外加上级。 作为生活委员,每周我得带头去各宿舍检查卫生。 可我进到班长她的宿舍里, 总是乱起八糟的。 床上,过道上,都还摆着挂着,她的内衣内裤之类的女人用品, 我怕跟在我 后面的同学看到这种脏乱样子 就在检查组的其她学生没进来之前帮着她把那 些东西收拾好。 结果她的卫生分总是得的最高。 可气的是,一天,在花园过道上她拦着我, 问我她的内裤我拿哪去了 天啊,有这样好心不得好报的女人。 我怎么会拿她的内裤啊,再说拿去能干 什么呢! 可她就不饶, 她说我若不交出来,她就要去告校长。 校长是她的亲舅舅。 后来我不仅买了一条新的来赔她。 还答应了她的几个条件。 一是,每逢周末 检查之前我都得先去她宿舍为她打扫卫生;二是, 她的内衣裤我得为她洗干净; 三是她在宿舍里有什么大事小物 我要随叫随到。 她说,你要关心好裙众的饮食起居,这才是合格的生活委员啊。 我说,要是每个裙众都像你,那我得忙死, 她说随要你对其她的好,你只 要对我好你就是一个好干部了, 我包你每学期的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不会落入 别人的手中。 那次春游去爬山,我俩都爬在最前面。 到了半山腰,有一遍凹地,山下的同学看不到里面。 我俩就先到了哪里,看到后面的同学差得很远, 她就说好累啊,生活委员, 这里没坐的, 你就躺着让我坐着歇息一会吧。 我只好躺下,她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坐了一会,她说,这样坐不好坐,就骑在了我肚子上来。 她说,告诉你一件事,我今天没穿内裤, 我想爬山太热了我想让下面透气 凉爽些。 果然,她提起她的牛崽裙,我看到里面什么也没有穿。 她说,我现在好想小便啊。 我说,现在没人,你快些方便啊。 她说,你啊,这里就这点地方,方在哪里别人都是一来就看到了。 那我不被 羞死才是。 她说,我现在下身离你的嘴这样近,要是我能借你的嘴来小便一下, 那就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了。 她见我不说话,就说,你是我的生活委员, 你得为你的裙众分忧解难啊。 我说,那你坐上来慢慢的放吧。 她开心的笑了,就坐到我嘴上来,在我的嘴 里冲了个痛快。 而我的嘴功也何等了得,硬是做到了滴水不漏。 这下,我可惹祸了。 她笑吟吟的对我说,你有这么好的本领,以后就做我的 专职洁具吧。 唉,真是能者多劳,好用的毛驴使到死啊, 谁叫我做人就这样耿直呢! 就这样我每天要帮她做很多事, 还要当她的听差我的功课全丢下了。 周末小考,有个名词我想不起来了,就问坐在旁边的小M。 她瞪了我一眼,没给我看。 我现在才恨当初为什么要跟她坐在一起。 我的笔, 本她全可用,她上课完全可以不带书本了, 反正她没带的就在我包里找就算我 用着的也得让她先用。 我这样的对她可关键时,她还是这样的对我。 可放学后,她还要我请她喝冷 饮去,她说算是对我做弊的惩罚。 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还要她去了冷饮店 只点了三大杯西瓜汁。 她叫我喝一杯,我说我不渴。 她说,是你不喝的哈。 说完,擡起杯子咕咕咕的饮完了大半杯。 我从没见过女生这种吃相的,好豪爽。 那一分钟,我看着她真是可爱。 她喝完后,我俩回了校。 其她的同学都回家去了。 她叫我去她宿舍坐坐,进 去后她就关上门边褪裙子叫我快躺在床上, 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要小便,急得 很了。 她现在怎么对我这种要求时,变得这样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了好像我真的 就是她的一只会听话的洁具, 凭什么啊。 但我在这样想的同时身体已躺下了,她的身自几乎同时就已坐到了身上, 下 身压在了我嘴上。 她的这泡尿几乎是直接的喷进我胃里去的,又急又有力。 我说,怎么这样多啊。 她说,谁叫你刚才在冷饮店里不喝呢,你不喝我只有 把它们全喝了啊。 反正怎么说都是她有理,我就不说了,待她冲完后在她跨下用 舌头慢慢的来回擦拭, 把她阴部上残留的水份擦干。 就在这时,她说,你舔着我时我好舒服啊。 她叫我不要回宿舍去了,就跟她 睡,她还要我舔她。 于是她关了灯,平躺在床上,叫我趴在她跨下舔她, 她叫我把舌头伸进那条 肉缝里去舔。 她的身子已开始磨来磨去的了。 我的舌头在她的肉缝里舔到了一层 膜皮, 她叫我轻些不能舔破。 舔了好久,忽然她用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头, 并用手也抱住我的头下身拼 命的在我嘴上磨擦, 她的下身里涌出了好多的水来黏黏的。 我吃着没什么怪味,不像她的矿泉水。 她叫我快吞了,不要弄在床上。 这时我跟她说,我能跟你做爱吗她说,你跟我舔屁股还差不多! 从此, 她对我越发的放肆起来就是她去厕所,她也要把我拉着进去, 当然 她先用眼罩把我的眼蒙上了才带进去的 别的同学也就无所谓了。 她方便完后, 就叫我去用嘴为她处理后事。 有时她高兴时,还叫别的女生也来使用一次我的口 舌。 以后,别的女生过生日请她,她也不买礼物, 而是在我脖子上系一跟红丝带 就把我送给那个过生日的女生去用了。 那些女生想着不用白不用,反正还要还她的, 于是她们对我一点也不爱惜, 每次都让我肚子喝得胀得难受。 第二天,那跟红丝带留下了,而我又回到了小M 身边。 就在小M没前花时,她就把我出租给那些想尝鲜的有钱的女同学, 要是遇到 好的我算幸运,遇到那些坏心眼的, 我就被整的很难看很变形。 而且她对我管得很原,若哪个女同学不经过她的同意想来偷偷使用我, 她都 会视为非法和走私。 一天一个女同学我的好友见我宿舍就我一人在午睡, 就偷偷的走进来爬到我 床上脱了内裤就坐在我嘴上要我舔她的下身时 小M进来了那同学说,她是来 方便的,可小M应逼着她在我嘴里拉了泡屎和放了泡尿才让她出去, 可我的好友 她也不得不这样做完了,她是含着眼泪在我嘴里大便跟小便的。 待我的好友走后,小M硬是要我舔干净她的内裤和袜子, 而且一星期都不准 我喝一滴水。 我口渴了,只准求她疴她的尿给我解渴。 我的好女友偷偷的给了我一个苹果,她发现后, 就叫她的死党去女厕里专门 在一个马桶里拉满尿和死。 包括她自己拉在最上面的的,然后再把那苹果扔进女 厕的这个马桶里去, 再叫我用嘴去把那苹果够着吃掉。 我的这些好友的这些暗地里的形为都被她破坏了, 她们就要跟她决一胜败 以赢取对我的保护权和使用权。 她们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看谁在我嘴上坐的时间最长, 疴的尿最多但最后, 我的好友都一一的失败了, 因为她们都不忍心在我嘴上坐得太久。 后来她们只有回到她们的宿舍去用什么小瓜、茄子小心的解决自己的生理需 要, 而小M则可放心安全地使用我的舌头来为她服务。 即使这样,最后,小M还是离我而去了。 我那段时间里感到迷惘,空虚而无 助,整天饮得昏沈沈的, 宿舍门也不关。 在校里那个女生都能使用我。 我的宿舍 成了她们的公共厕所,我的嘴成了她们的公共洁具。 毕业后,我到了部队上。 整整三年里,没遇过一个女人,每见过一间女厕, 那里全是男人的世界……在那种艰苦的环境里同时也练就出了我的一付铁一样强 健的身躯。 转业后,我回到了家乡,不想工作,就在当地当起了老大。 当地的赌场,淫 窝都要接受我的保护。 我去淫窝保护时,上卒所从来不进男厕,只进女厕, 有时 见一个漂亮的鸡蹲着在疴尿就把机跋插进她嘴里叫她把我的尿用嘴接着喝了, 完了她还要用舌头给我的机巴舔干。 至于那些想违抗我的女人,哼,她的舌头就只能当做为我揩屁股的手纸。 进 澡堂也只进女澡堂,前面从后面插着一个女的, 后面再叫一个女的为我搓着背。 我叫她们脱光衣裤,一个趴着,另一个爬在这个背上, 然后我在后面用机巴 换着插她俩基本上在一起的阴道。 我要报复,报复这些臭女人们…… 这样过了几年, 我觉得过得好乏味因为我心中无爱。 好些时候,我在梦里 都会梦到小M,原来我并没有忘了她, 我对她还是那样的爱大于恨或者说爱恨 交加。 但对于其她的女人,我就一点兴趣也没有,纯属发泄, 报复。 我把对小M 的恨全发泄在了这些对我来说是无辜的女人们的身上。 后来我才打听到几年前,她背着她老公暗地里找了七八个性伙伴, 跟他们打 得火热。 她老公发现后,暴打了她一顿。 她就跟他老公离了婚,后来又跟他老公的搭挡勾答上了。 目前听说她又跟很 多男人混在一起什么的。 听说她玩过的男人都不会少下两百号来。 这天,在街上我终于看到了她。 她还是那样的风骚与高傲,她真不知道她现 在已是人尽可上的烂货已是名副其实的婊子, 烂人鸡了吗再烂再脏的字眼用 在她身上我认为都是贴切的。 可我为了得到她,就装得比读书时还听她话的样子。 我刚见到她时,装出一 付害怕但又想讨好她的样子。 我依旧请她去喝冷饮。 坐了一会,她说,要上厕所。 我忙说,从前的时光真好的,也不知道昔日还会不会重来她笑了, 说还 说从前的你啊,虽然你现在长结实了。 我说,是的。 她说,那我们快去哪家酒店吧。 去了酒店,她脱下内裤来说,这次见面, 我也没什么送你的就把她送给你 做记恋吧。 现在想起来,读书那时,我还真的骗住了你, 说你偷了我的内裤。 我 知道你那时脸皮薄,会中我的计的。 我小心的把上面有好多她的爱液垢的内裤收好, 谢过后就平躺在了床上, 她那毛胡胡,热哄哄, 有股女人骚香味的潮湿的阴部就慢慢的压在了我的嘴上 脸上鼻子上来。 我就像干旱已久的田地终于又得了雨露的滋润和浇灌…… 以后, 我又成为了她的私厕和擦布性玩物。 一天。 我俩都喝多了,回到家又在她床上舔了她许久, 她也用嘴含着我的J J弄了好久。 现在她的下身里已是空洞无物,舌头伸进去再也遇不到了什么阻隔, 在她兴 奋时也是用双腿拼命夹着我的头, 用双手抱着我的头往她下身处往里挤压 嘴 里还叫着: 「再伸进去点, 再舔进去些;再伸进去点再舔进去些……」 她再也不有了学生时代的小心与顾虑了。 她的身子在摇晃着,阴部死命的在 我脸上, 鼻子上嘴上磨蹭着,骚水涌个不停。 我问她,我能跟你做爱吗她说,你啊,你还是做我的私厕好了。 又笑着补 充了一句,你啊,你只配给我舔屁股。 这是我们家乡女人骂男人的一句狠话。 原 话是,「你给我舔屁古我还嫌你舌头粗呢」。 其中舌头粗是指舌头表面上的凸起 物粗糙。 这句话的加强版是: 「你只配给我提鞋子, 倒尿罐舔屁股」我说,那 我现在能给你舔舔屁股吗她说, 行啊。 等我高潮过后,你去漱干净嘴,我今晚 就让你舔个痛快吧。 半夜醒来时,窗外月光如水。 她已睡着了。 我的头仍是夹在她的胯下,嘴仍 在她屁眼的位置上, 我一直是唿吸着她屁眼跟下身的气味入睡的。 藉着朦胧的月 光,我看到她的屁眼真美, 就想一朵开在午夜的菊花。 我又伸出舌头在上面爱怜 的擦舐了起来。 她受到我口舌的刺激,醒了过来,说要小便。 我摆正姿势躺好后,扶她慢慢 的坐到了我的嘴上来。 她那清亮甘沥的泉水又流淌进了我的身体里去, 我在她胯 下边喝着甘露边欣赏着骑在我头上 坐在我脸上下身压在我嘴上,用她身体里 的矿泉水浇灌着我的小M。 月光挥洒在她洁白的身子上。 看上去真美,就像是一尊维纳斯雕像。